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(环球UG)!

usdt自动充值(www.caibao.it):原创 吴佩孚的野望:1921年湘鄂战争委屈

admin1个月前24

USDT自动充值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吴佩孚的野望:1921年湘鄂战争委屈

最近看东映《三国志》,小宇宙燃烧了。

尤其是第二部《燃烧的长江》——赤壁之战前后,悠远辽阔的意境,厚重大气的画面,勾魂摄魄的音乐,瞬间燃爆了珍藏多年的三国情结,被撩得眼泪直下。

由此及彼,想到了北洋军阀混战时期的一场战争——湘鄂战争。

大略地看,我以为湘鄂战争对照像赤壁之战。

赤壁之战的剧情是:曹操南征,灭荆州刘表,追击刘备,刘备与孙吴团结,击败了曹操。

湘鄂战争的剧情是:湖南赵恒惕与四川刘湘,团结进攻湖北王占元,王占元求援于吴佩孚,吴佩孚南征,搞掉了王占元,先后击败了湘军和川军。

吴佩孚雄师与湘军鏖战的主战场,与1800多年前的赤壁之战的主战场,大致在统一个地方。战争中,吴佩孚还出动了水师军队,纵横长江水域。若是湘军和川军也有水军,那湘鄂战争简直就是低配版的赤壁之战。

为利便明白,我们不妨做一下类比:把吴佩孚比作曹操,把王占元比作刘表,把赵恒惕和刘湘比作刘备和孙权。

01

说湘鄂战争之前,先熟悉一小我私人——王占元。

1861年,王占元出生于山东馆陶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,年幼怙恃双亡,生涯十分艰难,只能混迹于乡下当古惑仔,后漂泊到邯郸,一度加入了丐帮,几经辗转,落脚于一家店肆当伙计。

浊世,草根出人头地最直接、最简朴的方式就是投军。

蓬勃了,就赚了,战死了,也不亏。原本就是一粒灰尘,而灰尘约即是炮灰。

时值1880年前后,直隶总督李鸿章募兵,王占元以店肆老板作铺保,加入了刘铭传的军队。

投军之后的王占元,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。

1886年,王占元因显示优异,被保送进天津武备学堂。能进这所学校的,都是淮军中的精英和潜力股,在这里,王占元结识了曹锟、李纯等人。

甲午战争时代,王占元随宋庆加入了鸭绿江战争,并与张怀芝、曹锟、张作霖等人并肩作战。北洋时期的许多大佬都曾加入甲午战争,只是他们那时大多是中下级军官,没有冒头。

鸡汤云:想要领会一小我私人,就去看看他的同伙圈。

看看曹锟、李纯、张怀芝、张作霖这些人,就知道王占元什么段位,他出道是早晚的事。

甲午战争竣事后,王占元加入了袁世凯在小站新组建的陆军,成了老袁的人,往后青云直上。武昌起义发作时,王占元已升至北洋陆军第二镇统制。

以曹锟为参照。

那时曹锟任北洋陆军第三镇统制,厥后镇改师,王占元任第二师师长,曹锟任第三师师长。1916年,王占元和曹锟都混成了一方诸侯,王占元任湖北督军,曹锟任直隶督军。

王占元与江苏督军李纯、江西督军陈光远,追随冯国璋,江湖人称“长江三督”,是老直系。

冯国璋、李纯死后,老直系基本废了,曹锟、吴佩孚崛起,曹、吴被称为新直系。

新、老直系之间有交集但不重合,相互不是很来感,王占元资历不亚于曹锟,没理由认曹锟当社团话事人。两人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,为新直系搞掉王占元埋下了伏笔。

1921年,王占元迎来了人生巅峰。

北洋政府为解决逆境,约请三巨头进京开会共商国是,这三巨头划分是直鲁豫巡阅史曹锟、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、两湖巡阅使王占元。

王占元实力最弱小,但他资格老、级别高,而且肩负联络西南六省(西南军阀)回归中央的重任,话语权很大。

走向人生巅峰往往需要几十年,而从巅峰跌落则是转眼间的事。

王占元从北京开会回来,湖北失事了。

02

风起于青萍之末,止于草泽之间。

把王占元搞下台的这阵狂风,实在早就在酝酿了。

王占元其人,有个很显著的瑕玷,贪鄙,用现在的话讲,就是名目不够。

他主政湖北有两个大槽点:一是大搞裙带关系,二是克扣军饷。

在这片土地,在谁人年月,不搞裙带关系不正常,但王占元搞得太偏激了。

王占元是山东人,他在湖北政界上疯狂放置山东人,用他自己的话说:湖北69个县,我们山东人就占了49个县长职位。然而他并不知足,想把省长也换成山东人。

直皖战争后,湖北省长何佩蓉因涉嫌与皖系勾结被解职,王占元推荐自己的同乡兼姻亲孙振家出任省长,获得大总统徐世昌通过。

新闻传来,湖北舆论大哗:湖北县长山东人占了一泰半,现在省长也要山东人来当,那湖北岂不是酿成山东的殖民地了?

群情激奋的湖北人提议了拒孙运动,不认可孙振家,孙振家自恃有王占元的支持,绝不在乎民意,通电接受省长职务,矛盾加倍激化。

祸根在王占元这里,拒孙运动逐渐演酿成了驱王运动和湖北自治运动。

湖北绅商和本土实力派想驱逐王占元,效法湖南自治运动,实现鄂人治鄂。

说完了裙带关系,再说克扣军饷。

或许是早年间穷怕了,王占元对钱稀奇看重。独霸湖北后,他放肆盘剥商民,还把手伸向了军饷,军队欠饷成了常态,有的军队欠饷八九个月之久,甚至明日系军队的军饷也照扣不误。

欠饷一定激起叛乱。

从1920年3月到1921年6月,湖北各地发作了20多起叛乱,其中以两次宜昌叛乱和武昌叛乱最为惊动和惨烈,大批士兵以索饷为名,冲进城内,抢劫纵火杀人,影响十分恶劣。

其中,宜昌叛乱抢劫了外国商人,引起了外交纠纷。武昌叛乱,王占元诱捕处决了1700多名明日系第二师的老兵,震惊中外。叛乱时代,王占元还捏词镇压叛军,摊派、勒索军费,商人苦不堪言。

王占元同时激起了外国人、湖北绅商、军队的极端不满,要求王占元下台的声音此起彼伏,黎元洪、周树模等鄂籍政坛人物,起劲奔走呼吁,要求中央撤职王占元。

王占元有点慌了,他以退为进,自动提出告退,但未被批准。

北京政府没动他,是由于张作霖在力挺他——张作霖和曹锟争霸,需要笼络王占元。两人一南一北,从战略上可以夹击曹锟、吴佩孚。

王占元有人有枪,有大佬撑腰,再大的舆论风暴也动不了他。等热门一过,或者再爆一个体的大瓜,王占元可能就稳了。

和平驱王行不通,只能武力解决,而主张驱王的湖北人并不掌握军队,无奈之下,有人想到了借兵驱王。

03

借兵打回老家,有悠久历史传承。

公元前506年,伍子胥率领吴国军队进攻楚国,攻占了楚都郢,把楚平王掘墓鞭尸。

楚国大臣申包胥来到秦国,请求秦国发兵助楚。

秦哀公不准许,申包胥在庭墙下哭了七天七夜,水米不进,终于感动了秦国朝野,秦国发兵辅助楚昭王打退了吴军。

这一幕是中国历史上很经典“哭秦庭”,秦庭之哭也成了向别国请求援军的代名词。

两千五百多年后,这一幕在楚国故地上演。

宜、武叛乱后,一批有影响力的湖北人,如蒋作宾、孔庚、李书城、何成浚等,来到长沙,效法“秦庭之哭”,要求湖南发兵援鄂。

当是时也,湖南主政者是赵恒惕,他在湖南搞联省自治运动,很有影响力。

自治,意味着湖南中立,且湖南、湖北签有《湘鄂联防条约》,划定两省互不侵略。

从道义上讲,赵恒惕没有理由发兵湖北。

为了取消赵恒惕道的疑虑,在长沙游说的湖北人枚举了发兵的种种利益。

首先,联省自治的条件,必须各省自治,单凭湖南一省,很容易被抹杀,作为自治运动的首倡之地,湖南应该像武昌起义中湖北所起的作用一样,推动各省自治(类似于输出革命)。

其次,王占元不得人心,鄂军军心浮动,不堪一击。最后,王占元勾结张作霖,直系不会为他出头。

只要潇湘劲旅一出动,湖北父老必箪食壶浆以迎王师。

固然,真正让赵恒惕动心的是,事成之后湖北协助湘军2个师的军费,汉阳兵工厂的军器,敞开供应湖南。

老赵也有难处。

赵恒惕上台后,湘军共计2个师、10个混成旅又2个团,总军力6万人。

兵多饷少,湘戎衣备和军饷奇缺,各师长、旅长之间时不时截留税收,相互争斗内讧,影响了湖南军政、财政统一,赵恒惕为此头疼不已。

内部问题严重的时刻,到外部寻找生计空间,不失为一个好设施。湘军诸将以为,湖北富庶,且有汉阳兵工厂,拿下湖北就能解决装备和军饷问题。他们不停怂恿赵恒惕发兵援鄂。

那时,湖北周边态势是这样的:北边壮大的吴佩孚,南方有赵恒惕,东边有刘湘、熊克武。

四川方面,前四川督军熊克武亲赴长沙,与赵恒惕密谈并杀青了共识——川、湘各出5个混成旅支持湖北自治运动。

四川为什么要卷进来呢?

由于四川在湖北也有利益存在——川盐楚岸。

四川盛产井盐,清朝时期,湖北上五府区域(荆州、襄阳、宜昌、郧阳、施南,下五府是武昌、汉阳、黄州、德安、安陆)的食盐销售,划给了川盐。

王占元主政湖北后,引进成本较低的淮盐,袭击了川盐的销售。

,

usdt收款平台

菜宝钱包(www.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四川军阀林立,巨细军阀都仰仗盐税。王占元断人财源,如杀人怙恃。刘湘公然宣称:楚岸为吾川所必争!

除了食盐市场之外,川军也想通过对外扩张,化解内部危急。

川军赶走北洋势力后,泛起了熊克武与刘湘两大系统派并存事态,耐久下去,两大系统肯定内讧,以是熊克武才来找赵恒惕,想一起支解湖北这块蛋糕。

此时,赵恒惕还在守候,守候一个要害人物的态度。

04

直皖战争后,吴佩孚坐镇洛阳,整军经武,为统一中国而蓄积实力。

吴佩孚欲以武力混一宇内,这决议了他自然否决各省自治,他曾放言:有我吴佩孚在,绝不允许联省自治政府确立!

对于湖北人提议的驱王运动和自治运动,吴佩孚很不以为然:若是各省军政都归各省自己管,那中国不成了五胡十六国了么?

湘鄂问题,在王占元和赵恒惕那里,是地方问题,但在条理更高的吴佩孚这里,它是天下性的战略问题,必须放在直系统一中国的大局上来研究。

在北方,直系面临张作霖奉系的强劲挑战,在南方,西南六省脱离于北洋政府之外。

王占元所占有的湖北,是一个要害点,往北,它与奉系一道,对盘踞中原的直系势力形成了钳制之势,往南,它是直系饮马长江,扫平南方的前进基地。

此外,拿下湖北可以压制南方如火如荼的自治运动,为贯彻武力统一造势。

显然,在湘鄂问题上,直系必须有所作为。

1921年7月中旬,曹锟在保定大会诸将,商讨对策,与会诸将决议:援鄂不援王(可以不管王占元,但必须拿下湖北)。

吴佩孚做了总结谈话,他说:我因王子春(王占元,字子春)是北洋老人,对咱们都不错,趁他危急之时,把湖北拿过来,有点欠美意思。······今天大帅和人人的意思既然云云,那就这样决议吧。

吴秀才喜欢沽名钓誉——说不忍心发兵的是你,打起来就你最凶,事后湖北也装进了你兜里,还说这是大帅和人人的意思。

直系决议发兵过问,但赵恒惕不知道,他派人探听吴佩孚的口风,吴态度模棱两可,说湖北人事让湖北人自己处置云云。

赵恒惕以为这是默认。

同样,四川方面也派人征求过吴佩孚的意见,吴同样没有示意否决。

湘川两省摩拳擦掌,准备大干一场,却不知吴佩孚黑暗在下一盘大棋。

1921年7月26日,赵恒惕举行援鄂誓师大会,湘军兵分三路向湖北杀来:中路以鲁涤平为司令,由岳州、临湘向蒲圻(今湖北赤壁)进攻,左路以唐荣阳为司令,由澧县向公安、松滋进攻,右路以叶开鑫为司令,由平江向通城进攻。

王占元也兵分三路迎击:中路孙传芳,划分在羊楼司、蒲圻、咸宁设置了三道防线,左翼刘跃龙,防守通城、崇阳,右翼王都庆,防守公安、石首。

王占元还向北京政府发电,称这场战争关乎北洋系生死生死,而不仅仅是老王一小我私人的地皮问题,要求中央全力援鄂。

军情紧要,吴佩孚按既定设计,派萧耀南第25师、靳云鄂第8混成旅,沿京汉铁路大肆南下,后续军队也陆续开拔。

湖南、湖北、直系雄师都出动了,川军呢?

川军信息闭塞,加之刘湘的延误,直到8月下旬才发兵,彼时战争已靠近尾声。

05

王占元的军队是北洋六镇老基础,但多次叛乱导致军队离心离德,战力严重下滑,所部除孙传芳对照能打之外,其余都是垃圾。

孙传芳很猛,但孤掌难鸣,与鲁涤平在羊楼司一带血战八天八夜后,终因弹尽援绝而退却。

鄂军不敌湘军,王占元一日三催,请求萧耀南脱手,萧耀南却按兵不动,作壁上观。

吴佩孚玩了一招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。他欠美意思赶走王占元,以是坐视湘军赶走王占元,然后他再击败湘军,拿下湖北,这样看起来名正言顺。

王占元又直接向曹锟求援,曹锟淡淡回复:子春二哥可以歇歇了。

一句话把王占元淋了个透心凉。

事态已去,王占元于8月5日自动请辞。

脱离湖北时,他对送行的人哭诉:我60多岁的老翁,想不到今天还上人家的大当!

年数大就无辜了?德薄而位尊,智小而谋大,力小而任重,鲜不及矣。

王占元在鄂七年,搜索了一千多万巨款及大量细软、骨董,走前下令赶制了一百多口大木箱装载财物。这样还能全身而退,谢天谢地吧。

王占元留下的坑,被新直系填了——吴佩孚接棒两湖巡阅使,萧耀南为湖北督军,孙传芳为长江上游总司令(孙被吴佩孚收编了)。

湘军出鼎力赶走了王占元,胜利果实却被吴佩孚摘了,怎肯罢休?

湘军将领致电萧耀南,要求介入湖北善后,分一杯羹,语气十分强硬,似乎差异意就要开战。

直军虽已开进湖北,但军力有限,湘军连战连捷,士气正旺,若是湘军掉臂一切发动进攻,萧耀南顶不顶得住是个未知数。

然而,赵恒惕怵吴佩孚的威名,不想与兵强马壮的直系征战,吴佩孚自知直军驻足未稳,授意萧耀南与湘军谈判,向赵恒惕示意出了善意。

收到吴佩孚的善意后,赵恒惕下令息兵谈判。

8月12日,吴佩孚抵达汉口刘家庙车站,亲自坐镇两湖,加紧调兵遣将,磨刀霍霍。

实在,吴秀才只想借谈判为名,实行缓兵之计,等到16日直军部署稳健,他下令扣押湘军谈判代表,痛斥湘军损坏和平大局。

吴佩孚突然翻脸,令赵恒惕大吃一惊,湘军将领以为被吴秀才耍了,纷纷请战。

8月18日,两军开战。

吴秀才施展出了一向的水准,延续了北洋双花红棍的神话,指挥若定,神出鬼没,所向披靡。

他先是在金口决堤,水淹湘军,废了湘军左翼,然后亲自督战中路,在汀泗桥击败了湘军主力。

汀泗桥战争打得很猛烈。湘军士兵和军官订立了“生死不退”左券,军官退缩,士兵可杀之,士兵退缩,军官可杀之,旅长以上军官必须上前线督战。

吴佩孚也组织了督战队,只许前进不许退却。

此情此景,与5年之后的北伐战争汀泗桥战争,何曾相似,在后面的汀泗桥战争中,吴佩孚组织大刀队督战,甚至亲自斩杀退却的官兵,但未能抵抗北伐军的锐气。

但今时差异往后,此时吴秀才处于上升期,事事轻车熟路,湘军虽然悍勇,但终究没能盖住吴秀才的轮流猛攻,被迫后撤。

与此同时,湘军右翼一个旅倒戈,导致全线摇动,也基本废了。

左中右三路皆胜,吴秀才大喜,向湘军提议了致命一击——直军出动7艘军舰,满载军队,以日本军舰为掩护,从长江驶入洞庭湖,突袭湘军大本营岳州,并炮轰粤汉铁路大桥,截断了湘军归路。

在岳州指挥作战的湘军总司令赵恒惕差点被生擒,又因铁路被截断,只得趁夜坐轿子逃走。

后路被断,主帅失联,前线湘军群龙无首,兵败如山倒,省垣长沙岌岌可危。

06

赵恒惕设计撤到湘西继续抵制,驻长沙的英国领事出头,示意愿意调停湘、直之间的战争。

吴秀才虽然击败了湘军,但他日子也欠好过,由于张作霖给直系的压力越来越大,呐喊要派军队南下援鄂;川军顺三峡而下,兵锋直逼宜昌;陕西方面,直系还得分出部门军队围攻陈树藩。

这些糟心的事,牵涉了吴佩孚大量精神,让他无法扩大战果,拿下湖南。

以是,吴佩孚请英国人出头,邀赵恒惕谈判,谈判地址就选在岳州吴佩孚的军舰上。

9月1日,谈判在亲热友好的气氛中举行(两人都称这是一场误会),双方回首了多年来的传统友谊(吴佩孚驻军衡阳时,与湘军有过互助),并就配合体贴的问题交流了意见,杀青了暂且息兵协议。

吴佩孚签署完息兵协议后,马一直蹄赶往下一个场子,集中全力对于川军。

川军进入鄂西,兵分三路,向宜昌杀来,宜昌直军眼看要顶不住了,这时刻老外又出头了。

宜昌是长江上游主要都会,有外国领事馆和军舰驻扎,为珍爱侨民,英、美、日三国领事示意愿意调停川直战争。

老外的体面不能不给,那就谈吧。

这一谈,大好时机又错过了,吴佩孚捉住名贵时间,召集援军,昼夜一直赶赴宜昌,9月14日,吴佩孚乘军舰溯江而上,奔赴前线督战,士气大振。

川军坐失时机,内部反面(刘湘的人和熊克武的人不配合),又无力对于吴佩孚犀利的水师炮火——吴佩孚以水师游弋长江,往返炮轰川军设在长江两岸的阵地,打的川军头都抬不起来,没坚持多久就全线退却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厥后的刘伯承元帅也加入了这次战争,且显示不俗,只不外那时他官阶不高(貌似是团长),没法冒头。

吴秀才设计搞掉王占元,行使信息纰谬称和时间差,先后击败湘军和川军,盘算一环扣一环,扬威两湖,是本次湘鄂战争的最大赢家。

乘军舰从宜昌返回汉口的途中,吴秀才面临滔滔大江,诗兴大发:

彝陵风雨洞庭秋,一叶扁舟驶上游。

东北烽烟犹未熄,西南鼙鼓几时休

庐山面目真难现,巫峡波涛惯倒流。

独坐梢头思逝水,江声咽尽古今愁。

有点“宴长江曹操赋诗”的意思了。

东北烽烟尤未熄,西南鼙鼓几时休?扫平东北张作霖,剪灭西南群雄,直系一统江湖,还需几多时间?

【参考资料】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
热门标签